首页频道—正文
“荒山埋婴”事件引关注 困境儿童保护机制亟待完善
2019年11月07日 16:40 来源:北京晚报

  近日,一起“荒山埋婴”事件在网络上引发激烈讨论。舆论关注后,孩子的爷爷主动前往公安机关说明情况,称孩子回家后呼吸停止,他认为孩子已死亡,才将其埋葬山上。目前,老人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,案件仍在侦查中。在这一事件中,未成年人的帮扶机制也备受关注,下一步,这个孩子将要何去何从,仍是悬而未决。

  ■ 上山采蘑菇 竟然发现活婴

  8月20日早上,山东省济南市南白塔村的焦某和朋友周某上山采蘑菇时,竟然听到一片草地下方传来微弱的声音,感到情况不对,周某急忙通知了身为村医的姐姐周女士。他们循着声音挖开泥土,又掀开了一块水泥板后,竟然真的发现了一个装在纸箱内、被小褥子包裹着的男婴。被救出时,孩子还能正常活动,并一直在哭闹,几人随即将孩子送往医院。

  10月17日,接诊该男婴小壮(化名)的济南市第二妇幼保健院向公众透露,小壮入院时体重三斤出头,而现在已经长到八斤,孩子目前状态很好,除贫血、黄疸外没有其他疾病。小壮的治疗费已经由周女士一家代为交纳,在情况稳定后,小壮被周女士接到家中暂时看护。

  10月20日下午,被埋男婴被发现两个月后,孩子的爷爷刘某某主动到新泰市羊流派出所说明情况。他对民警称,儿子儿媳生的是双胞胎,而老二小壮在出生时肺部就有严重感染,需要依靠呼吸机呼吸,到家后不会吃饭、不会喝水,第二天家人就发现孩子已经死亡。于是,刘某某和妻子将夭折的小壮“安葬”在了荒山上。根据网络地图测距,刘某某居住的羊流镇距离埋葬孩子的南白塔村约20公里。为小壮兄弟俩接生的泰安市儿童医院接诊医生称,小壮和其哥哥属于早产儿,肺部有炎症,但出生后仅44个小时,小壮就被家属接出了医院,出院时其生命体征稳定。

  ■ 爷爷已被刑拘 案件仍在调查

  对于刘某某所称误以为小壮已死亡,才将孩子埋葬的说法,网友们提出了诸多质疑,指责小壮一家对孩子的生命不负责任。但据济南市第二妇幼保健院医生介绍,早产儿中,新生儿呼吸暂停的情况比较常见,有过孩子反复呼吸暂停,却最终平安无事的情况。

  关于小壮爷爷的行为,京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夏俊律师分析称,如果上述说法属实,老人的确是因为小壮出现呼吸停止体征,而误认为孩子已死亡,并将孩子按照当地习俗掩埋荒山,那么其本身并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,不应构成刑事犯罪。但如果他明知孩子没死,却故意为之,那事件的性质就完全改变了,很可能构成故意杀人罪。10月25日,新泰市公安局通报,经初步调查,刘某某因涉嫌犯罪已被刑事拘留,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  ■ 被埋的孩子未来该归谁抚养?

  事发后,经过治疗的小壮被周女士从医院接回家中,且周女士一家明确表达了领养小壮的愿望。但10月28日,济南市莱芜区民政局却表示周女士已育有两个孩子,不符合收养条件。目前,小壮将何去何从,民政部门仍没有确定的处理结果。小壮有可能回到父母身边吗? 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下,小壮的父母仍然是他的法定监护人,在监护权没有被有关机关撤销时,其他人的看护只能是临时监护。

  夏俊律师表示,如果小壮的家庭确实对他实施了遗弃行为,根据《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》第35条的规定,法院可以经审理后,判决撤销原监护人的监护资格。而这一申请,可以由小壮的亲属、朋友、所在村委会、民政部门及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等个人或组织提起。如果孩子生身父母的监护权被依法撤销,则人民法院可以根据《民法总则》的相应规定,在法定顺序内依次指定新的监护人。

  ■ 建立信息互通的帮扶体系

  在中鼎社会工作事务所主任苏锋看来,问题的核心在于,小壮所在的家庭功能存在缺失。出现意外状况时,父母长辈们想不到去求助,更不知道该去哪儿求助。

  目前,民政部门正在全国推行建立完善村居儿童主任制度,儿童主任将负责建立村居儿童档案、开展日常入户家访、组织儿童和家长活动,宣传正确的育儿及儿童自我保护知识等工作。同时,对有问题、有需求的儿童要及时上报情况、申请救助并链接资源。这一制度,是为了解决困境儿童保护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问题。“如果小壮的情况能第一时间被当地的儿童主任发现、报告,并帮助协调当地卫生机构进行治疗,这个家庭就不至于走到这一步。”

  北京在多年前,就已经实现了孕产妇在孕期及生育后,有社区卫生服务站的工作人员入户探访。如果发现产妇、孩子存在健康问题,则能够直接进行指导或转介,若是孩子出现残疾等需要救助的情况,更是能在第一时间提供帮助。这意味着,接待孕产妇的医院和社区已经建立了有效的沟通机制。“我们说的帮扶体系,绝对不能是单线的、纵向的,而是要在多个部门之间横向贯通。”苏锋认为,小壮的经历,恰恰是因为目前的帮扶工作没有形成合力,缺乏信息互通机制。如果孩子从一出生开始就有专业力量的介入,家长能及时得到相应的指导和帮助,这样的悲剧或许就不会发生。

  本报记者 刘苏雅

编辑:孙婷婷